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原料狂漲,工廠關停……珍惜身邊還能供貨的紡織人!

2018-8-1 10:30:22??????點擊:
     最近這幾年,紡織行業可謂愈發難做了,行情向好,多種原料的進貨價嗖嗖地往上漲,除此之外,廠房租金和運費也在往上飄,壓力山大啊。曾有人這樣形容紡織人的日常生活:當有顧客來詢單時像打了雞血一樣,當被客戶信任時,高興得跟瘋子一樣,得不到理解認可時失落得像孩子被罵一樣。
    紡織人天天24小時在線,經常流傳一些打油詩,來自嘲紡織行業的艱辛:作為一名紡織人,地球不爆炸,我們不放假;宇宙不重啟,我們不休息。
    不管是價格暴漲毫無道理可講也好,還是吐槽下單采購的客戶越來越少也好,終究體現出的是紡織市場越來越難了,有業內人士總結了當前紡織企業的困境如下:
一:中小企被淘汰關停
    環保風暴淘汰掉了一批小型紡織廠,環保設施不符合規范的工廠。當被檢查到處罰的時候,是要按日計罰的,其罰單動輒幾百萬,可能就相當于工廠最近一兩年的凈利潤,可以說這兩年是白干了。
     加上大部分中小企業產品比較單一,市場定價議價能力不強,還有“貿易戰”,多種因素疊加下,中小企業關停倒閉或會增多。

二:中小企獲得項目投資越來越難
    研究近年來新增的紡織產能項目可以發現,在這些審批的項目中,有一個特點,主導項目的更多是大型紡織上市集團,已很難見到中小紡織企業的身影。
    昔日的紡織重地,如山東、江蘇、浙江,似乎越來越少看到新紡織項目的落成,也越來越少有紡織項目的投資。一些發達地區投資一個紡織項目無比艱難,可這些地區都是紡織產品需要的重要市場!
三:中小紡企拿不到貸款
     一般企業貸款的利率為7.8%,但很多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一般在20%以上,有的甚至更多。對于中小型化企而言,一般貸款只能以廠房、設備等作為質押獲得銀行的貸款,但即便是這樣,還有很多中小化企拿不到貸款。

四:巨頭“話語權”日漸增大
    事實上,“去產能”已經成為懸在紡織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今年三月以來,除了環保產能受限導致的染費漲價外,坯布面料市場的火爆也將江浙紡織市場的熱度推向了高潮。而市場突然繁榮所形成的沖擊波讓許多紡織人一時蒙住了眼睛,部分從業者已經開始新一輪的坯布投資,進一步激活整個產業鏈的產能。
    目前,包括織造廠、化纖廠在內的產業鏈企業都在拼命增加產能,而這些產能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初就會釋放出來。遷移到中西部的織造廠從去年下半年就開始大規模增加產能,想逐步擺脫江浙市場訂單因環保受限的影響,化纖廠也在加快合并整合的步子以求站穩腳跟。
     而從2015年初開始,巨頭之間的兼并重組逐漸增多。巨頭企業通過合并和剝離雙劍合并的方式,強者愈強,談判定價的能力也更強了,于是紡織巨頭發布漲價函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了……
五、廠房租金問題
      一直以來,紡織廠的廠房租金問題都困擾著不少紡織廠老板,尤其是小紡織廠,由于紡織行業的特殊性,除了日常的開支成本外,廠房租金每日漸長的狀況也十分令人頭疼。去年央視就曾報道過杭州地區因為租金上漲過快,導致近3成中小紡織廠面臨停工破產的新聞。

    而近日,廣州地區有一起因為服裝廠租金問題引起了軒然大波:事發廣州白云區新市大埔,此處也是廣州服裝加工廠聚集地之一,制衣廠老板拉橫幅抗議暴漲的房租,導致工廠無法生存,廠房租金暴漲是目前服裝工廠的困境之一。
 六、中美貿易戰打響
     如果紡織行業加入中美貿易戰,不僅會使國內產品的價格優勢進一步下降,可能會使貿易環境惡化導致國內紡企訂單量縮減,加快訂單向東南亞轉移。

    美國如果針對棉花加征關稅,將會加重國內紡織行業的生產成本(雖然目前國內棉花雖處于去庫存階段,但拋儲明年結束后,長期存在約300萬噸棉花缺口)。
 七:適用人才匱乏
    當前,紡織服裝行業用工方面帶來三個極為突出的問題:一是招工難,工人流動性大;二是在崗職工平均年齡普遍較高,代際更替出現斷層,“85后”工人日漸稀缺;三是高端設計研發人才、高級營銷管理人才等存在著“引進難、留住難”的問題。

      例如,江西青山湖區紡織行業勞動力需求8萬人,目前實際勞動力僅6萬人,勞動力缺口2萬人。湖南華容紡織服裝企業機修、擋車等一線工人缺乏。湖北仙桃目前行業發展仍然面臨操作工人年齡偏大、招工難等發展老問題。無錫當地企業反映,一線員工的流動性變大,企業在無錫地區的招工呈現逐年遞減。
     不僅是這些地區,包括福建、廣東等東南沿海地區,陜西、新疆等中西部地區還普遍存在社會對紡織服裝行業的認知偏見,以及新一代就業人口的就業觀念異化,使紡織服裝行業人才缺口逐漸加大。此外,新一代就業人口對于就業地的配套設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靠近城市核心區域的企業招工相對容易。
      與此同時,福建等地不少行業企業正面臨“二代接班”的問題,在變更管理模式與經理人選用上面臨挑戰。
       與其他省份情況略有不同,安徽、江西作為傳統的向沿海發達地區輸出勞動力的大省,近幾年,人口遷移已步入“外出人口持續回流”的新時期。安徽及江西兩地的企業多為加工型企業,近年來也開始逐步建設品牌,但是,品牌運營人才的匱乏。相比較在一線員工的缺失而言,品牌運營人才的缺失情況更為嚴重,引進人才難,引進后留住人才同樣難。
       最后,紡織艱難,且行且珍惜。(轉自化纖頭條)
太空宝藏在线客服